推动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谈“十四五”环境保护发力点

日期: 2022-01-11    浏览数:     信息来源:

十四五计划的帷幕已经拉开。未来五年,中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在哪里?如何促进碳峰化和碳中和?新华社采访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
“蓝天白云已经成为朋友照片的常客”

记者:2020年是十三五规划的收尾年。中国的生态环保交了什么样的成绩单?

黄润秋:总的来说,“十三五”实现了生态环境质量的最大改善和生态环境保护的最佳发展。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明显增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生态环境目标如期高质量完成。

 

青岛凯利华工程<span font-size:18px;background-color:#ffffff;"="" style="font-size: 18px;">主做青岛污染土壤修复治理改良工程公司、 山东地下水污染治理修复公司、 河道治理工程。

 

生态环境保护的九项约束性指标和十三五规划纲要确定的反污染攻坚战阶段性目标任务已全部超额完成。保卫蓝天、碧水、净土成绩显著。

空气质量的改善有目共睹,蓝天白云成了朋友圈的常客。截至2020年12月底,地级及以上城市的优日比例为87%,比十三五规划目标高出2.5个百分点。这并不容易。

到目前为止,北京今年秋冬没有出现严重污染,连续40多天迎来晴天,被称为“北京蓝”。这是北京记录PM2.5以来的首次,充分体现了反污染斗争的成效。

地级及以上城市黑臭水体消除率达到98.2%,城市“臭沟”、“黑塘”基本消失;长江流域首次实现劣V水体“零清污”,干流首次实现二级及以上水质。

应对气候变化取得积极进展,我们成功实现了到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降低45%的目标。

碳排放峰值行动计划的编制工作已经启动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做好碳调峰和碳中和工作。中国碳排放高峰行动计划2030年前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进展如何?

黄润秋: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和气候雄心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庄严宣布了中国碳峰值和碳中和等一系列中长期目标和愿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碳峰化和碳中和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明确了目标,指明了方向,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走绿色低碳发展道路注入了强大动力。

目前,我们已经开始编制2030年前碳排放见顶行动计划,并将进一步加快步伐,在“十四五”和“十五”期间继续推进全社会绿色低碳转型。

首先,明确目标,压缩责任,严格监管,明确地方和行业两级的达标目标和实施方案,积极进取,鼓励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标。

其次,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控制化石能源消耗,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全面推进重点领域绿色低碳行动,大力发展低碳交通,积极发展绿色建筑,推进绿色低碳技术创新,推进绿色低碳生产和生活方式。

此外,进一步加快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建设,逐步扩大行业覆盖面,丰富交易品种和方式,实现全国碳市场平稳有效运行和健康可持续发展。

2011年以来,我们在7个地方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覆盖电力、钢铁、水泥等20多个行业近3000家重点排放单位,为全国碳市场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把发电行业作为第一批进行碳排放配额分配的行业,启动全国碳市场的第一个实施周期。

创新思路,实现减污减碳的协同效应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继续与污染进行艰苦的斗争,实现减少污染和碳排放的协同效应。减少污染和减少碳排放的协同作用在哪里?

黄润秋:在改善环境质量方面,碳减排和污染减排可以产生很好的协同效应。中国的能源结构以高碳化石能源为主。化石能源的燃烧不仅是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而且是燃烧产生的颗粒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可以说,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和空气污染物的排放具有相同的根源、起源和过程的特点。调整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不仅可以减少碳排放,还可以从根本上减少污染物排放。

我们在共同推进污染减排和碳减排方面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据相关机构评估,2013年至2017年,通过减少钢铁、水泥等行业产能过剩,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减少,同时联合减排二氧化碳约7.37亿吨。

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创新思维和发挥,统筹推进反污染斗争和二氧化碳排放峰值行动。

在顶层设计方面,在规划与污染进行艰苦斗争的同时,要努力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峰值的行动计划,突出碳减排作为源头控制的“牛鼻子”,统筹规划一系列关键任务和重大项目,促进经济、能源和工业的绿色低碳转型发展。

同时,要以重点领域和行业为重点,加强源头治理、制度治理和整体治理。加快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严格控制高能耗高排放项目建设。建设清洁低碳能源体系,以发展非化石能源和降低化石能源消耗为根本政策。加大运输结构优化调整力度,推进转铁、转水、多式联运。选择典型地区和城市,开展环境质量标准和碳排放峰值“双上”试点示范。

此外,要加强工作的统筹规划,统一政策规划标准的制定,统一监测评估,统一监督执法,统一监督问责,为实现减污减碳的协同效应提供支持和保障。

有必要探索新的思路来深入地与污染作斗争

记者:“十四五”计划的“建议”提出,要与污染进行一场艰苦的斗争。未来五年,污染防治之战将如何深入展开?

黄润秋:十三五期间,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但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生态环境质量由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尚未到来。

下一步,我们将抓紧研究提出抗击污染的顶层设计,不断提高生态环境质量,不断增强人们的生态环境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我认为“深入”有两层含义:一是触及的矛盾和问题更深、领域更广,对改善生态环境的要求更高。硬仗要延伸深度,拓展广度;第二,坚持同一个方向,不遗余力,创新探索攻坚战新思路、新举措。

一是要进一步加强源头治理、制度治理和整体治理。坚持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加快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结构和农业结构调整,更加注重源头预防和源头控制。要从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流域的系统性出发,追根溯源,系统对待,加强协调联动,加强景观、森林、湖泊、草地等各种生态要素的协调管理,增强各项措施的关联性和耦合性。

第二,更加注重精确污染控制、科学污染控制和依法污染控制。要科学控制污染,必须有效提高控制措施的针对性和有效性。精确的污染控制需要问题、时间、地点、对象和措施的“五个精度”。依法治理污染,必须坚持依法行政、依法治理、依法保护。

第三,推进污染防治斗争,实现重点领域和关键指标的新突破。总体思路是“养气、减碳、强化生态、增水、固土、防风险”。

“提气”是指以PM2.5和臭氧的协调控制为主线,进一步降低PM2.5和臭氧的浓度,改善空气质量。

要“减碳”,就要制定二氧化碳排放调峰行动计划,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调峰。

加强生态建设,要统筹规划景观、森林、湖泊、草地系统的恢复和管理,加强生态监管,牢牢把握自然生态安全的边界。

“增水”是指协调水资源、水生态和水环境的治理,不断增加好水,增加生态水,改善水生态。

“固土”是指持续实施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土壤安全利用为重点,加强对危险废物的监管、利用和处置。

“风险防范”应以核与辐射安全、“一废一库一品”(危险废物、尾矿库、化学品)等领域为重点,有效防范和化解生态环境风险。

此外,要推进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形成“大环保”格局,实现从“要我保护环境”到“要我保护环境”的历史性转变。